守廉当永久

发布时间:2020-02-28 发布者:

守廉是一辈子的事,不因在职或离职而有变化,在这方面,史书里有一些有趣的记载,细细思来,又很动人。

王安石两次罢相,均在江宁休养,游走山水,佐以诗文,偶有故旧登门。相逢一笑者如苏东坡,王安石骑驴相迎,渡口相送,依依惜别。也有道不同不相为谋者,同为“四相簪花”的主人公陈升之前来探望王安石,王安石得知后,轻车简从便到了江边,只见宽阔的江面上风帆次第、官旗飘展,还有公差高喊:“大人出巡,闲人回避!”喜好排场的陈升之久寻王安石不见,蓦然回首,王安石却孤零零地伫立在芦苇处,陈升之大吃一惊,指挥官船半天才靠近岸边。回去时,陈升之甚是惭愧,将官旗撤了下来,悄无声息,打道回府。

不良风气,清官当终身抵之。明代刘麟曾任工部尚书,他初告老还乡时,听说他曾经的学生,如今的直指使,奢靡浪费,对饮食百般挑剔。于是,待直指使来家拜访之机,刘麟故意道:“欲设席款待于你,但又恐妨碍你的公务,想请你吃顿家宴,可不巧你师娘外出,家常便饭能吃吗?”直指使不敢有违师命,只能静静等候,直至饿得头晕眼花之际,刘麟才端出一盆脱壳粗米和一盆豆腐,直指使狼吞虎咽,连吃数碗。随后,刘麟又端出佳肴美酒,执意劝食,直指使却再吃不下,刘麟这时笑道:“饮食本没有精细粗劣的区别,看来还是与饱饿有关系。”直指使这才明白老师的良苦用心,不再因饮食而责怪他人。

刘麟善用巧计,而比刘麟稍早一些的石璞则对不良风气直接予以抨击。石璞自兵部尚书致仕后,身居陋室,种菜度日。一日,有外任县尉的亲戚落职还乡,宴请石璞。石璞来到他家,见金银餐具豪华至极,于是问:“做官几年?”县尉答道:“未满一考。”一考为三年,不足三年竟殷富,不知是多少民脂民膏,石璞强压怒气又问:“为何落职?”“唉!刁民诬告我贪污,才被夺了职。”县尉恬不知耻地说道。石璞一听,拍案而起:“假使你做我的手下,安能让你衣锦还乡?”说罢,拂袖而去。

有“老实官”嘉誉的清代名臣蔺挺达,因疾告归,回到河南偃师老家,当地官员路过他家宅院时,文官下轿,武官下马,以示敬意。这种景象让乡亲们很是自豪,但对于蔺挺达来说却如芒在背,于是他拿出自己的积蓄,请人又修了一条大路,让官员可以避开自家的门第行走。蔺挺达淡泊名利不求显贵之举,在当地成了一段佳话。

廉不言贫,勤不言苦,唐代薛令之是此类典范。他致仕后,一贫如洗、抱瓮灌园。唐玄宗得知后,下诏当地官府要特别照顾,多给薛令之几百亩田地的租金为岁赋,但薛令之却只按标准拿岁赋,一点都不多取。后来,唐肃宗即位,欲召他入朝,但在此前数月,薛令之已经离世。唐肃宗嘉叹其廉,“敕命其乡曰‘廉村’,溪曰‘廉溪’,岭为‘廉岭’”。

不仅要懂得慎微、慎独,还要懂得慎初、慎终,这才是廉洁自律的圆满之象,考验着每个人的操守与智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