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宣教调研 >> 廉政文化  
      字体:
河崖蛇胆
发布时间:2018-04-16 发布者:周祖民

邹局长在大城市飞黄腾达了,不远万里回到碛口老家,要接父母去大城市里享清福。

车刚停好,父母就迎了出来。随后,母亲去厨房做菜庆祝儿子衣锦还乡。

邹局长脸色严肃地掏出一张处方,说自己这几年总是感觉身体不舒服,可是去了几家大医院检查,并没有发现问题。后来经朋友介绍,找到一名老中医诊断,开了这张处方。

邹老爹以前当过赤脚医生,最擅长奇药治怪病,方圆百里久负盛名。

“爹,那老中医说这药方中最重要的一味药叫河崖蛇胆,我费了很大的工夫也找不到这药,这才来请教爹!”

“河崖蛇胆?”邹老爹认真审视着处方,然后皱起眉头,问儿子哪里不舒服。

邹局长一脸担忧地说:“我总感觉心里发慌,有时会出现幻听,好像有个人一直在背后看着我,我一回头,那人就消失了,吓得我浑身冷汗!”

邹老爹又看了看处方,道:“这处方出自高人之手,药到病除,你照着处方抓药便可见效,只是,河崖蛇胆难得啊!”

邹局长听罢喜出望外:“看来爹是知道这河崖蛇胆的下落了?”

“河崖之地产异蛇,剧毒,触草木皆亡,得其胆以为饵,可以治百病。”邹老爹幽幽叹气道,“这河崖之蛇可并非想象得那么简单,还是我亲自出马吧!”

碛口镇外是一片悬崖绝壁,邹老爹带着一根鱼竿来到河边,将鱼钩抛入水中便静坐在岸边。邹局长一脸不解,“爹,难道这河崖之蛇是用鱼钩钓的吗?”

邹老爹没有回答,仍然安静地看着水面,邹局长只得找个地方坐下等待。

一小时,两小时……整整一个上午就快过去了,邹局长坐得腿都酸了,被太阳晒得汗珠子直往下滚。而邹老爹,则宛如一尊雕像,纹丝不动。

这时,静静的水面上忽然晃动起来,有东西上钩了!邹老爹动作娴熟,犹如一个老猎人,死死拉住鱼钩,只见一尾黄河鲤鱼在泛黄的河水中翻滚着。

邹局长赶忙过来帮忙,二人合力才将鱼拉上来。一看是条鱼,邹局长像泄气的皮球一样,抱怨道:“我还以为将河崖之蛇抓上来了,没想到是一条鱼,我说爹,我们什么时候去抓蛇啊!”

邹老爹看着鲤鱼,笑道:“有了鱼,我们很快就能抓到蛇了!”

二人在乱石滩上前行,走了很长时间才来到一处绝壁前。

“到了!”邹老爹将鱼扔回水中,然后用一根绳子将鱼竿紧紧地绑在一棵粗大的树上。由于有了线,鱼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内游动。做完这一切,二人找了一块大石头躲藏在后面。

邹局长一脸困惑,邹老爹却死死盯着对面的绝壁。邹局长看出了端倪,心想这河崖之蛇应该就在这处绝壁之中了。

正在邹局长张望的瞬间,一道黄色的“光束”从他眼前闪过,没入河水中。定睛一看,是一条土黄色的蛇。这蛇用尾巴挂在悬崖峭壁的歪脖树上,眼睛紧紧盯着河水中的情况,等待河里有鱼鳖游过时突然袭击咬住猎物,然后迅速回到洞穴中。

然而,这次的情况却有些不同,这条鲤鱼有三四斤重,不比其它一些小鱼,那蛇最先企图咬住鲤鱼后将鱼拖回去,失败后,只能死死咬住鲤鱼不放,蛇和鱼就像拔河一样在河水中僵持着。

邹局长感到奇怪,悄声问:“河崖之蛇这么细长,怎么可能将那么大的鱼拖回去呢?”

邹老爹解释说,河崖之蛇吃惯了小鱼小虾,最喜爱吃的食物便是黄河鲤鱼,然而鲤鱼难找,河崖之蛇便到了不顾一切也要吃鲤鱼肉的地步了。

河崖之蛇和黄河鲤鱼的角力还在僵持着,细看可以发现,蛇由于在水中浸泡时间过长,已经有些力不从心,而鲤鱼中了蛇毒,力气也越来越弱。

邹局长不解:“再这样下去,河崖之蛇一定会淹死在河中的,难道它就不知道这一点吗?”

“蛇本贪婪之物,尝到一点甜头之后,在美味的诱惑下,已经感觉不到危险了。”

“这蛇真是可怜,为了一顿美味,居然不要性命!”邹局长感慨道。

“这就像世上的贪官,明明知道贪污受贿是犯罪,甚至可能丢了性命,可是又有几个人肯放弃嘴边的美味呢?”

邹局长听到这句话,后背瞬间冷汗淋漓。

此时,蛇和鱼都已奄奄一息。邹老爹走过去解开鱼竿,用力一拉,河崖之蛇便和鲤鱼一同被拉出水面。蛇依然死死咬着鲤鱼,邹老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它们分开。

邹局长好似被定住一样,呆呆地看着蛇:“我感觉这河崖之蛇太可怕了!”

“走吧!”邹老爹把鱼和蛇都扔进河中,“你现在还没明白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吗?”(田泓)

     
 

主办单位:清远市纪委 清远市监察局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粤ICP06033952号

电话:0763-3362031 电子邮箱:208743680@qq.com

技术支持:清远市志远软件服务有限公司
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 微软IE6以上浏览器

本站自2005-12-21来访问人数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