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宣教调研 >> 廉政文化  
      字体:
项链
发布时间:2017-11-20 发布者:周祖民

  一进屋,老何就感觉有点异常。头顶上还是那盏灯,混混沌沌。电视机还在睡大觉,静默如山。

这是常态。李老师说,灯光不能太亮,太亮伤眼睛。电视太吵,哪有看报舒服?老何并不争辩,夫妻几十年,这点心事,懂!

老何,吃饭了。

李老师的话,打断了老何的探寻。话起手落,一盘子青菜炒香菇,稳稳地坐上桌面。

老何一抬眼,“唰”,银光四溅。老何顿悟,光源来自于李老师,确切地说,是李老师脖子上的项链。

一见项链,老何心里,万马奔腾。记得结婚那年,两家约定,婆家送“三金”,娘家陪家具。谁知临近婚期,母亲突发脑梗,结婚的费用,大多喂进医院。丈母娘心疼女婿,不仅陪了全套家具,还承担了“三金”中的大半。丈母娘说:孩子,戒指和耳环我们买了,你就添根项链吧。

丈母娘的宽宏,老何感激中更加焦虑,喜宴的开支,弟妹们的学习费用,母亲的后续治疗,开门七件事,还有金项链,一想到这些,老何就愁肠百结。李老师莞尔一笑:不就是困难吗?我都不怕你愁什么?对了,预先说一声,我是个教师,戴项链不合适。老何一下子云消雾散,紧紧搂着李老师,把未来的日子描绘得阳春白雪。

然而生活却开了个玩笑。随后,母亲脑梗复发,小弟突染甲肝,再后来小弟读高中,大妹上大学,李老师怀孕、生子,弟妹们找工作、处对象,事情一桩接一桩,每一桩都需要大把大把的钱,老何的美好蓝图,不得不一次次推迟。

弹指间,老何已进入人生的暮秋。回顾过往,老何最汗颜的是没能兑现承诺。当然,这怪不得老何,每次一开口,李老师就堵了回去:有那闲钱,不如多扶持几个学生。

李老师心善,从参加工作起,就一直资助贫困学生。为了给学生尽可能多的帮助,她把日子节俭到极致,能省则省,能免则免。

老何知道,想从工资里拿出钱来买项链,门儿都没有,唯一可行的是多挣稿费。退二线后,老何迷上了写作,稿费月月有进账,最近还得了个征文大奖。昨天,老何特地去了趟“老凤祥”,再三比较,定下了一款项链。老何估算了一下,这个月的“军火费”一到手,就可以把它拿回来了。

谁知风云突变,节俭了大半辈子的李老师,竟然脑洞大开,把项链抢先挂到脖子上。白金链子,心形钻镶吊坠,一下子把六十一岁的李老师,点缀得鲜亮起来。老何叹了口气,项链如果是自己买的,岂不更好?!

老何,吃饭啦。眨眼间,一盘子青椒土豆丝,一小杯“江苏人”,又摆上了桌面。

李老师,买项链了?端起酒杯,老何到底没能忍住。

好看吗?杨华送的。你知道这条项链多少钱?

多少钱?

两万多呢!

两万多?她为什么要送这么贵重的东西?

说是生日礼物,想必是回报吧。

李老师的话,将老何的思绪拉回到三十多年前。那天,李老师下班回家领进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小脸蜡黄,衣服缀满补丁。李老师悄悄对老何说,她叫杨华,我班上的学生,三岁爸妈就没了,这孩子太可怜,咱得多帮帮她。从此,李老师每周都要把杨华带回家一两次,帮她剪指甲、修整头发、做好吃的饭菜。进中学后,李老师还是牵肠挂肚的,一有空闲就去看望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按理杨华送条项链也不为过,问题是李老师六十岁生日为何不送?现在不年不节又不是生日反倒送了?

老何是政法部门的一员老兵,遇事总爱问几个为什么。

快,菜都凉了。不就一条项链吗?李老师不满地瞪了一眼。

吃完饭,老何摊开报纸,看着看着,老何突然叫起来:李老师,快来看!

你看,这里,姓名何磊,拟任职务组织部副部长。

啊?咱儿子要当副部长了?

是啊,怪不得下午接到几个奇怪电话,让我今后多多关照。我正纳闷呢,我一退休的,能关照个啥?

你说,杨华这个时候送项链,有别的意思?

你说呢?

那这项链咋办?

李老师摸了下脖子上的项链问。

老何笑看着李老师……

 

     
 

主办单位:清远市纪委 清远市监察局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粤ICP06033952号

电话:0763-3362031 电子邮箱:208743680@qq.com

技术支持:清远市志远软件服务有限公司
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 微软IE6以上浏览器

本站自2005-12-21来访问人数位。